他是欧洲顶级高富帅,26岁时拥有800多亿财产,曾经登顶全球30岁以下的世界首富。是英国的女性心同的白马王子。

他住的豪宅庄园有着几百年的历史,面积高达4400公顷,房屋500间不止。

家里佣人光是从厨房向餐厅送餐,就要走上5公里的路程,庄园里面更有各种价值连城的名画珍宝、古董名玩。

同时他的地产遍布全球,拥有超过80万亩的地皮,仅在伦敦就有超过300公顷的黄金地段。

一起来认识下英国第七代威斯敏斯特公爵—休.格罗夫纳,全球最强90后贵族。

1991年出生的格罗夫纳,不仅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名下更有着英国约五百分之一的土地。

这些地皮加起来差不多超过490平方公里,比整个北京朝阳区还要大,而且大都是在当地黄金地段。请记住,这些土地格罗夫纳不是只有使用权,而是具备拥有权。

格罗夫纳用事实向欧洲皇室宣告,普天之下,并非都是王土。也就是说,哪怕他每天什么事都不干,都会有数之不尽的人排队给他交房租。

然而,尽管他出生在整个英国乃至欧洲都数得着的超级富豪家庭,格罗夫纳从小到大却过得格外低调。

他没有上过贵族学校,从小学到高中都是读的普通学校,和普通孩子一样穿着平常,也爱和同学们一起去平民餐厅吃饭。

直到他21岁生日那年,他的父亲花了500万英镑为他举办了宴会,邀请了包括哈里王子在内一共800个欧洲贵族。

前来参加宴会的同学们这才大吃一惊,平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格罗夫纳居然是个超级大佬。

这也难怪,在他身上看不到半点嚣张跋扈,奢靡无度的纨绔富二代的影子,相反格罗夫纳格外的谦逊随和,甚至比很多人都更加的善良有爱。

毕业之后的他选择了一家普通的公司,上着普通的班,交了一个普通的女朋友。他十分享受这种普通人的工作节奏和日常生活。

尽管家里只有他一个独子,他的父亲,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杰拉德·格罗夫纳曾多次喊他回来帮忙打理家族生意,但他却对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方式甘之若饴。

不过他的低调生活很快就维持不住。2016年,他的父亲突发疾病去世,去世前召回了格罗夫纳。

格罗夫纳在接受父亲离世的伤心事实后,也只能无奈回家继承这亿贯家产。他此前知道自己家很有钱,可等他接手家族生意后,才发现原来家族真的能够这么有钱!

光是在伦敦的不动产价值,家族就有超过50亿英镑的地皮,英国女王住的白金汉宫就租的他家的地。

除此外,自己也顺利继承爵位,成为第七代威斯敏斯特公爵,还有了一座全世界富豪都想拥有的伊顿庄园,在这里面可以享受一切你能想象到的娱乐活动。

突然继承了巨额财产,并且严格意义上说已经没人能管束他,那么格罗夫纳是否从此就走上了纸醉金迷的道路呢?

答案是他没有,他不仅没有,反而还勤勤恳恳打理起家族企业,老老实实当起了“总裁式”的打工人。

2020年,这个男人以119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第5。同时他还身份显赫,不仅是英国仅有的四位非皇家公爵之一,还是乔治王子的教父。

他的公爵老父亲一走,成为家族新一代掌舵人的休.格罗夫纳立刻成为英国媒体新闻的风暴中心。当他第一次高调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无数新闻媒体人都兴奋了!

看着年轻帅气,文质彬彬,手握无数钱财的格罗夫纳,媒体记者们全都两眼放光,仿佛看到了这位顶级阔少的无数风流韵事。

但让众人大吃一惊的是,无论经过怎样的深度挖掘,都没有办法找到格罗夫纳任何花边新闻。

反而越查越发现,与格罗夫纳风流倜傥的样貌严重不相符,他跟那些纨绔花花公子哥完全不沾边。

不仅从来没有任何绯闻,甚至他对待感情的认真态度足以让所有的英国女孩都迷醉。追他的女孩子多如牛毛,但迄今为止他也只是交往过一个女朋友。

他的女友是他的高中同学,名叫哈丽特。在格罗夫纳父亲辞世那段时间,正是哈丽特一点一滴地陪伴,才让格罗夫纳走出阴霾。

此后的五年间,格罗夫纳和哈丽特一度传出将要结婚的消息。可惜好景不长,今年6月份,英国媒体爆出格罗夫纳已和哈丽特分手。

其实,哈丽特与格罗夫纳相识十年,但直到格罗夫纳被揭露身份后,哈丽特才对格罗夫纳表现出格外的关心,也有媒体曝光说哈丽特只是个爱抽烟喝酒的普通女孩。

格罗夫纳一如既往地的低调,对这种感情新闻也没做什么回应。但不管怎么说,千万英国少女又燃起了希望。

然而,格罗夫纳的魅力并不仅仅是用金钱财富来衡量,他能够受到民众喜爱,更重要的是他坐拥巨富的同时,仍然拥有着高尚品格和怜悯同情的心。

格罗夫纳的父亲是英国最富有的房地产商,母亲是普希金的后裔。风度翩翩的他不仅年少多金,还自带浪漫文艺的气息,又怎么不风靡英国万千少女?

同时家族房产还遍布全球,每天收房租都要手软。平日里往来的不是王孙富贵,就是赫赫有名的超级富豪。

他不仅是英国版“王思聪”,而且本人性格低调温和,但格罗夫纳更出色的是他的品格魅力。从大学时代起,格罗夫纳就一直坚持做慈善捐款。

2018年,格罗夫纳看到了一些英国老兵们退役生活过得并不如意,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了自家的父亲也曾是军人,格罗夫纳就捐赠了7000万英镑、大约6亿人民币给英国国防和国家康复中心。

而这只是格罗夫纳慈善事业中的一项。去年在英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马上捐了1000万英镑给国家,并叮嘱英国官方一定要把钱用到受疫情影响的民众身上。

当他看到医生和护士的抗疫奉献精神后,又另外捐赠了1250万英镑,希望能够帮助到抗疫工作。

作为一个超级富豪,格罗夫纳并没有高高在上,而是会亲自到贫困地区了解人民的实际需求,再购买急需物资分发,并且疫情爆发后消减自家产业的租金来帮民众减轻压力。

但这位相当年轻的超级富豪虽然人品过硬,生活也是风光无限,可他内心的寂寞可能比普通人更强烈。

如今在伊顿庄园内,那可以容得下1000人的餐厅中,常常只剩下格罗夫纳一个孤家寡人在用餐。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