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日前宣布,第四次“新疆界计划”的目标将是探测土卫六。但执行此次任务的主角既非环绕运行、抵近观察的卫星,也不是历险着陆、漫步其上的探测车,而是一架代号“蜻蜓”(Dragonfly)的飞行器。

将要飞上土卫六上的“蜻蜓”是否与常见的昆虫蜻蜓长相相似?探测土卫六为何非要使用飞行器呢?

“蜻蜓”并不像地球上的蜻蜓一样用扑翼起飞,而是由安装在两侧的4对共轴旋翼提供飞行气动力。它的机身像是一个木马,长约3米,左右各有一个支架保证其平稳站立。此外,“蜻蜓”采用与“好奇”号火星探测器类似的多功能放射性同位素温差发电器(MMRTU)技术,也就是核电池,能够长时间、稳定地满足飞行、温控等探测器运行的能源需求。

NASA将于2026年发射“蜻蜓”,在到达目标星球前需经历8年的漫长旅行。其计划在土卫六上服役2.5年,期间开展约20次飞行任务,航程长达180公里,远超“勇气”号、“好奇”号、“阿波罗”月球车等表面探测器的行驶距离。根据公开资料,“蜻蜓”能够飞到500米的高空,还能与环绕土卫六运行的“卡西尼”号相互配合,并且能与地球直接通信。

“蜻蜓”任务耗资高达10亿美元,其中研制成本8.5亿,其研制工作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负责,项目团队成员包括来自麻省理工学院、NASA下属的喷气推进实验室、法国拉特莫斯大气实验室、英国牛津大学等机构的科研人员。

NASA的科学家认为土卫六上存在可能孕育生命的液态水、有机物和光照能量,其中火山口附近区域的宜居条件最好,最可能存在生命。所以“蜻蜓”将在名为“塞尔克”的火山口附近的沙丘上着陆,并最终飞到那里进行巡航探测。

NASA之所以选择会飞的“蜻蜓”执行土卫六探测任务,首先是因为土卫六是一个“宜飞不宜行”的星球,其表面重力仅为地球的七分之一,与月球类似,而大气密度却是地球大气的4倍,这使得飞行器很容易产生超过重力的升力。同时,土卫六表面遍布起伏的沙丘,探测器很难克服地形阻碍长时间、长距离机动,也就无法实现大范围取样研究。

此外,土卫六富含有机分子的大气会在光照下可能发生奇特的化学反应,而可能存在生命也会在大气中留下“蛛丝马迹”,因此,土卫六的大气情况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飞起来,无疑能够研究不同高度的大气情况。

正如NASA副局长托马斯·祖布肯所说,“蜻蜓”将造访一个充满各种有机化合物的世界,这些有机化合物是生命的基石,可以告诉我们生命的起源。

事实上,使用飞行器探测地外星球并非一个新的想法。NASA将在2020年发射的火星车上搭载一个小型直升机,并且已经完成了研制和地面测试。早在2000年,亚利桑那大学月球和行星实验室的航天专家洛伦兹就提出用直升机探测土卫六。随后,又有专家提出了使用飞艇、热气球甚至固定翼飞机的探测方案。

这一想法早就入了NASA的“法眼”。在2007年NASA的“土卫六探测器旗舰项目”,以及2008年NASA和欧洲航天局(ESA)联合进行的“土卫六和土星系统任务”中,都对向土卫六派出飞艇探测器进行了研究论证。近几年,随着多旋翼飞行器的推广应用,“蜻蜓”应运而生,NASA终于有了性能更可靠、使用更灵活的技术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与火星直升机只能飞起来拍拍照不同,“蜻蜓”兼具表面探测器和飞行器的功能。其大部分时间仍将停留在土卫六表面,开展地表成分取样检测、化学分析、地质活动监测等工作。短时间飞行的目的是变化探测地点,研究不同时间、不同区域、不同高度的大气状况,同时拍摄土卫六表面地质、环境等航空影像,并为未来探测器寻找合适的着陆点。

在今年初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韩国企业Beyond honeycomb作为研究餐饮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食品科技代表公司参展。

将编码肌肉细胞中核心功能的人类DNA插入酵母细胞的DNA内,得到的人源化酵母模型可用于癌症研究等领域。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各国加强了对数字化、信息化的关注与投入,加速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

美国西达赛奈医学中心研究人员创建了一种极为逼真且详细的脑细胞计算机模型,将来自不同类型实验室的数据集结合在一起,呈现了单个神经元的电、遗传和生物活动的完整图景。

美国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分子工程学院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灵活、可拉伸的计算芯片,该芯片通过模仿人脑来处理信息。

尽管针对5G带来的新兴行业市场,各国玩法大不相同,但如孙立新所言,路径不同,殊途同归。

工信部发布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已应用于45个国民经济大类,产业规模迈过万亿元大关。

8日发表在《自然·光子学》在线版上的该成果,有望催生全新的量子计算机硬件,突破目前正在开发的超导和离子阱量子计算机的限制。

谷神星一号遥三运载火箭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升空,将搭载的泰景一号01/02星和东海一号卫星共3颗卫星顺利送入预定轨道,发射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促进乡村振兴,实现共同富裕,必须加快缩小城乡之间在收入、消费、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差距,让农民线

日前,江西省萍乡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电子信息产业园科研人员在实验室进行检验操作。

8月7日,由中国能源学会、北京市怀柔区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2022可持续能源发展国际会议在京开幕。

月8日,科技部、财政部、教育部、中科院、自然科学基金委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减轻青年科研人员负担专项行动的通知》。

美国科学家的研究表明,蝗虫不仅能“嗅出”癌细胞和健康细胞之间的差异,还能区分不同的癌细胞系。

近3年,各国政府及其央行高度关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数字货币发展呈现以下特点:一是加密数字货币面临全球强监管。

虽然都被称为球金龟,但它们的身手却差距较大—— 一些球金龟只能形成松散球形,或者完全不能成球,而另一些则能形成紧密球形。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制造出第一个纳米级涡轮机,再现了美丽的荷兰风车,但这一次它只有25纳米,相当于体内一个蛋白质的大小。

近年来,一些真正具有开创性的“数字孪生”范例不断涌现,如中国上海的数字城市、美国洛杉矶的交通基础设施、体育场馆,甚至特斯拉售出的每一辆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