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汽车到达鸭绿江边的时候,宋时轮让司机停车。下车后,宋时轮面向长津湖方向,静静地站了很久,没有说一句话,然后脱帽弯腰,深深地鞠躬。

当宋时轮抬起头来时,警卫员看到他泪流满面,像是大哭了一场一样。这个具有悲彩的场景,是对这场惨烈战役中牺牲的那些战士的无上感情。

1949年2月,中国人民统一整编。统编后,宋时轮被任命为第3野战军第9兵团司令员。

不久后,宋时轮便率部南下,与第7兵团组成中突击集团,准备在安徽裕溪口至棕阳镇地段实施渡江,参加渡江战役。

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宋时轮提出:第9兵团于4月20日夜,和打黑沙洲的部队,同时全部渡江。

事实上,宋时轮的这一建议,也完全符合和总前委的意图,能够做到渡江作战的突然性,保证部队可以一举渡江成功。

4月20日晚,突击集团发起渡江,顺利突破敌人的江防,沿江之敌见渡江成功,纷纷向南溃逃。

此后,宋时轮遵照粟裕的命令,紧紧围绕追击必须快速的原则,组织了一部分部队,把沿江残敌全部肃清。

同时,宋时轮命令主力部队日行百里,昼夜兼程向东快速行进,按时进到吴兴,与第10兵团一起,封闭了敌人的南逃通路。

经过两天的激战,宋时轮指挥部队将溃散的5个军,全部歼灭在郎溪、广德一带。

5月,在上海战役中,宋时轮指挥部队,实施多路快速穿插,率先攻入上海市区。上海解放后,宋时轮兼任了淞沪警备区司令员。

1950年,美国悍然出兵侵略朝鲜。毛主席和研究后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毛主席风趣地对宋时轮说:“我不会遥控你,我们要你去朝鲜,是用人之长,你要对付的是美国陆战第1师……”

在入朝前夕,宋时轮要求部队知己知彼,要大力研究美军的战术作战特点,提高我军指挥员的军事素质,到了朝鲜,要把美国这个纸老虎,当铁老虎打。

在给团以上干部作报告时,宋时轮特意向部队介绍了美军的战术作战特点,讲解了我军对美军作战的战术要领。

在宋时轮的指导下,9兵团的各级指挥员,军事素质得到了迅速提高,这为作战取得胜利,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就在9兵团即将准备入朝时,1950年10月31日,毛主席在给彭德怀和宋时轮的电报中说:

“9兵团全部于11月1日开始,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该兵团到后受志司指挥。”

“江界、长津方面应确定由宋(时轮)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尔后该兵团即由你处直接指挥,我们不遥制。”

此时,原准备整训3个月的第9兵团15万人,棉衣还来不及准备好,便因军情紧急,匆匆开往朝鲜战场,参加对美军的战争。

在经过东北地区时,熟悉朝鲜高寒气候的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看到战士们身上只穿着单衣单裤,十分震惊。

为了让9兵团的战士们少受一些冻,东北边防部队的干部战士们,也自觉地脱下身上的衣帽,送给9兵团的战士们。

可就是这么一点临时调拨和脱下的衣帽,也有很多没来得及送到即将入朝的战士们乘坐的火车上。

11月7日,在夜幕下,宋时轮率领第9兵团下属的第20、26、27军,隐蔽入朝,战士们徒步在高山密林中穿行,向着目标进发。

“美军陆战第一师战斗力据说是美军中最强的,我军以四个师围歼其两个团,似乎还不够,应有一个至两个师作预备队。九兵团的二十六军应靠近前线,作战准备必须充分,战役指挥必须是精心组织的,请不断指导宋陶(宋时轮、陶勇)完成任务。”

11月21日,9兵团15万人秘密集结在长津湖一带。做到了在美军眼皮底下,而没有被发现,这被西方军事学家,称为“当代战争史奇迹之一”。

此时,天空降下大雪,27日志愿军发动进攻时,朝鲜战场上的气温,骤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挑战着志愿军战士的意志。

在战争开始后,在极端寒冷的天气里,志愿军的战士们踏着半米深的积雪,以顽强的战斗意志,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军作战。

在20多天的时间战斗里,20军消灭了美陆战一师的一个支援部队900余人,消灭美三师一个营。27军消灭了美七师一个团。

据美军陆战一师自己的统计,在这次战役中,伤亡4200多人,失踪近200人,合计战斗减员为4400多人;非战斗减员也达到了7300多人。

这样,再加上美三师、美七师的伤亡,美军伤亡当在万人以上,再加上冻伤等非战斗减员,估计京会少于两万人。被毁和被我缴获的汽车坦克计有,200余辆。

12月5日,美第10集团军军长阿尔蒙德,向守在下碣隅里的史密斯下令:“尽快撤退到咸兴地区。”

当日晚,下碣隅里所有的美军火炮,开始向两侧山地猛轰。6日清晨,美军开始大撤退。

12月12日,美军在遭到重大打击后,拼命向南突围,向西海岸咸兴方向全线军一部追击。

战斗结束后,第9兵团第27军全歼美第7师第31团,创造了自参战以来,志愿军唯一一次消灭美军建制团的纪录。

在冲锋时,大批志愿军战士突然倒地而死,这是因为他们饥寒交迫的身体,实在是没有办法忍耐这种超过极限生存环境。

“战斗中,美军拥有强大的空中火力支援,对包围他们的志愿军发起猛烈反击,出乎意料,攻山的战斗并不激烈。山上的志愿军没组织什么有力的抵抗。我们团仅以很小的伤亡,就攻到山顶,占领了志愿军的阵地。一到山顶,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小小的山头上到处是死亡的中国士兵,有一二百具志愿军的尸体。每走一步都会踩到尸体。根据他们铁青的肤色和无血的肢体推断,很多志愿军士兵在我们的空袭和炮击前已经被冻死了。有些尸体三三两两抱在一起,可见他们是想借同伴的体温维持生命……要不是冻死、冻伤这么多的志愿军,那一二百具尸体就可能不是中国人的,而是我们美军陆战队的。”

“战斗似乎每天都在重复着前一天的情况,第二天,我们又是重复一遍:白天进攻,晚上撤退。白天上山,晚上下山。但是,我们的弹药越打越少,志愿军的部队越打越多。”

“在照明弹下,中国士兵一群一群地从树林里冲出来,他们在树林里不知躲藏了多长时间,树林边有条小河,十多米宽,河水不深,河上的冰已经被我们的炮火炸碎了,河水冒着水汽在缓缓地流淌。中国士兵正在蹚水过河,上岸后,他们的两条裤腿很快就被冻住了,他们跑得很慢,因为他们的腿被冻住了不能弯曲。我们的火力很猛,他们的火力很弱,而且没有炮火掩护,枪好像也被冻住了。他们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动…… ”

这次战役,志愿军战士们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价,在打扫战场时,在第27军80师242团第5连埋伏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冰人”。

从干部到战士,全连都保持着战斗队形,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信员之外,其余所有人全部都被活活冻死。战士们的手与枪冻在了一起,无论如何也取不下来。

“在长津湖战役中,9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其中救治无效死亡的约3000人),冻死约1000人,累计减员48156人。减员数量占总数的32.1%。”

这让平时豪情万丈的宋时轮非常悲伤,想着这些跟着自己南征北战的兄弟,他们没有死在向敌人冲锋的路上,而是全部被冻死,他的眼里流下了痛苦的泪水,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

“九兵团此次东线作战,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因气候寒冷、给养缺乏及战斗激烈,减员达4万人之多,中央对此极为怀念。为了恢复元气,养精蓄锐,以利再战,提议该兵团在当前作战完全结束后整个开回东北,补充新兵,休整两个月至三个月,然后再开朝鲜作战。”

对于毛主席回国休整的建议,宋时轮在一个临时挖出来的防空洞里,召集了第9兵团的几个部长开会。

会议一开始,宋时轮说:“夜了还得找你们来,因为要急于作个决定,需要具体地了解部队的实际情况,也想先昕昕你们政治部的想法和意见。”

在环视了一眼各位部长后,宋时轮接着说:“毛主席很关心、很爱护我们,今天给残们来了电报,要我们兵团回东北休整。”

随后,宋时轮把毛主席的电报,一字不落地向同志们宣读了一遍。接着,宋时轮说:

“党中央毛主席对我们部队此次作战作了高度评价,说我们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而且加上了是在极困难条件之下,这对我们是很高的嘉奖,极大的鼓励,对我们部队又极为关怀……这一仗我们部队是打得很苦的,也很英勇。我们入朝实在太仓促,因为敌人太狂,进得很猛,为了争取时间,只得急促入朝……但我们部队好啊!在这样的条件下能把敌人赶到海边去,也确是不容易啊!不知你们了解的具体情况如何?谈一谈,分析一下当前部队的思想动向,看我们是因东北休整好呢?还是仍留在朝鲜休整?毛主席在等着我们的回报。”

最后,在谈到要不要回国休整时,大家都觉得,根据战士们的要求,入朝作战不打几个大的歼灭仗,不把美军消灭在朝鲜境内,大家是不会甘心的,是不会愿意回国休整的。

在综合大家的意见后,宋时轮也认为部队留在朝鲜休整比较好,他说:“非常感谢毛主席对我们的极大关怀,我们只要把情况和理由,如实反映到毛主席那里,我想主席是会理解我们的,也会同意我们的请求的。”

就在大家开会的时候,陶勇副司令员在前线指挥所打来电线日,美陆战一师撤至连浦、兴南港地区。美军以海军炮和空军的轰炸扫射,构成严密的火力网,掩护他们的陆战一师等残部,从海上撤退。我27军随即占领了成兴,连续收复了元山、兴南港等港口。”

在休整的几个月里,9兵团虽然错过了第三次战役,但是参加了第四次战役(26军)和第五次战役。并组织了华川阻击战,均取得了辉煌战果。

后来,宋时轮被任命为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9兵团司令员和政委。参加了1951年的夏秋季防御作战,以及1952年春夏巩固阵地作战。

9月,第9兵团从朝鲜回国。在汽车到达鸭绿江边的时候,宋时轮让司机停车。下车后,宋时轮面向长津湖方向,静静地站了很久,没有说一句话,然后脱帽弯腰,深深地鞠躬。

归国后,宋时轮被任命为中国人民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委。这个高级步兵学校,旨在为国家培养更多对付美国陆军的军政干部。

在短短5年时间内,宋时轮把中国人民总高级步兵学校,建成了一所具有我军优良传统、严格正规的军事学校。并培养了3000余名,具有良好军政素质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才。

1959年,军事科学院院长,征求宋时轮去外国军事研究部担任部长的意见。

对此,宋时轮赶到非常突然,他说:“我外国字不认识几个,现在要我去管外军部,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笑着说:“一回生二回熟嘛!你看我们这个班子里,有几个人懂得外文的?你不上架,就得别人上架。我们相信,你肯定能干得好这件事情!”

在黄山,宋时轮要求孩子们在黄山附近的农村里居住,和这里的农民兄弟们一起吃着菜糊糊粥,背着竹篓翻山去半山腰的玉米地里除草;在回程中割满满一竹篓草喂羊;晚上在煤油灯下写作业,了解农民疾苦。

在准备返回北京时,宋时轮才让孩子们一起游览了黄山四绝:奇松、怪石、云海、瀑布。看着黄山美景,孩子们都非常高兴,一路上留下了他们的欢声笑语……

在一次下部队时,宋时轮看到一个战士的战术动作不符合实战要求,立即跳入战壕,从战士手中把武器接过来,特意对他作了示范动作。

对于未来战争中,可能带来的新问题,宋时轮要求干部、战士在训练中一定要着眼未来反侵略战争的特点,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苦练杀敌本领。

大家看着这位身经百战,战功卓著,满头白发的老首长,心里非常激动。他严格的工作精神,深深地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1979年秋天,有一次由于工作过分劳累,宋时轮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后,病情稍微好转了一些,便立刻要求出院。

在宋时轮的领导下,完成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结束了我军没有自己的现代型的军事百科全书的历史,填补了军事科学研究领域的许多空白,宋时轮也成了我国军事百科的奠基人。

1984年2月,宋时轮担任了战史、军史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为编写的战史、军史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1985年,宋时轮主动向提出退出领导岗位,获得批准。虽然卸任了军事科学院的院长,但是仍担任着中顾委常委会委员,并兼任着《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的编审工作。

可以说,宋时轮的一生,都在为民族独立和人民的解放事业不懈奋斗。在文章的最后,引用宋时轮的优秀女儿宋崇实的一首诗作为结尾:

南征北战驱顽敌,武略文韬任纵横。总高步校桃李盛,军事科研硕果丰。忠魂已逝恸天雨,伟业长存育后人。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